首页 知识库 营销方法 电商运营 华南三四线城市小微电商,为何学不成义乌好榜样?

华南三四线城市小微电商,为何学不成义乌好榜样?

懂懂笔记 6627 2019-2-20 15:29
电商运营

经过了十几年的迅猛发展,电商已经成为消费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购物方式。而电商创业,也一度成为热词。
即便到了今天,电商各类目竞争激烈、市场趋于饱和,从综合平台到垂直电商的格局尘埃落地之时,仍有不少应届毕业生、离职创业者“前赴后继”,争相进入电商行业,求的就是在一片红海中搏出个未来。
那么,在下沉这个词一度在电商渠道流行之后,三四线城市的那些“下沉”的电商创业者、从业者,又是怎样一番景象?

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《2018年电商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11月,国内移动电商行业的用户规模已经接近8亿,渗透率较前年同期增长超过10%,高达71.1%。
“这个行业要是从数据上看,总会感觉一片向好,但似乎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。”春节期间,市场君与华南地区部分三四线城市的电商业者进行了交流,却发现他们当中不少人对行业的前景,大多抱着一种茫然无措的态度。
当中有不少人觉得,电商创业只能在一二线城市才会有机会,即便二线城市也只有背靠江浙沪、辐射中西部,才能长久地保持竞争力。
在一些人看来,很多在华南地区三四线城市的电商团队、小微平台,基本上只能维持“活着”的状态,难以在竞争中出人头地。至于相当一部分从业者的薪资、福利待遇,在了解之后更是让人感到惊讶。
这些自称身处“神经末梢”的小微电商,发展前景真如他们自己说的如此不堪吗?那些“得过且过”的电商从业者们,又是为了什么在坚持?

1 江浙沪电商的经验,华南小镇难复刻

“2013年初我回老家,加入了这家电商团队,到今天一做就是六年。”在汕头龙湖一家日用品电商平台担任策划经理的李晓鸣,一提起电商行业,似乎就有诉不尽的苦楚。
李晓鸣告诉市场君,六年前,她刚以客服专员加入这个电商团队时,工资是1500元。如今虽然“头衔”和“资历”都提高了,但综合算下来,月薪也就在3000元左右。
在这个物价并不太低的三线城市,这样的收入水平只能勉强养活自己。而爱美的她,有时候想添置点儿护肤品都要犹豫再三,“还好爸妈都有退休金,不然我真养不活他们。”
待遇虽然很低,但每周6(天)X10(小时)的工作强度,却丝毫不比一、二线城市的同行低。正因为如此,在过去六年时间里,她一直都在尝试寻找新的工作机会,跳槽加薪。
然而,多数三线城市的电商企业,无论是工作强度、薪资福利都大同小异。再怎么跳槽薪资提升的幅度也就在一、两百元之间,让她感觉没有动力,何况换了地方还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和人际关系。
“至于我们公司,这几年不但没有发展壮大,规模反而萎缩了一些。”李晓鸣表示,五六年前,团队旗下两个电商店铺每天的销售额,都能稳定在数万元,活动促销期还常常超过十万元(每天)。
而在过去一年,随着大量背靠产业带的日用百货电商崛起,两个店铺的日营收平均也就在一万五左右。即便参与了各大平台的“电商造节”促销活动,销量提振也非常有限。
“至于传说中的义乌小商品电商,那就是个信仰样板罢了!没几个三四线区域能做到。”李晓鸣面带苦笑说到,要不是因为自己是独生女,需要照顾爸妈的情绪,当初毕业后绝不会回到三线城市从事电商工作。但如今,一些在周边城市做电商的朋友,也在告诉她生意很不景气,令李晓鸣更没有心思跳槽了。
“我们这个红木家具,其实做电商的意义并不大。”大学同样是修读电子商务专业的李勉,指着展厅里的红木家具告诉市场君,他在四年前进入了佛山一家知名的家具电商企业,刚奋斗一年就突然被家人“召回”到江门新会的老家。回家后的“使命“很简单——为家里的红木家具厂建立电商直营团队。
决议是家族长辈们开会后定下的,前期也对他给予了厚望——先做电商网站,把家族的红木家具销起来,然后再横向经营起整个新会地区的红木家具。
但如今,他所带领的电商团队,在经营上依旧是亏损状态,近两年多来仍需要工厂“接济”,否则连人员工资都难以为继。创业过程的挫败感,也让这名90后对家具领域的电商模式失去了信心。
“学习过徐州家居电商、南通家纺电商一些成功的经营模式,也做了一些尝试,但未见起色。”李勉告诉市场君,他算是一名轻度狂热的电商创业者,为了提振电商渠道的产品销量,他甚至买下了上万元“网络营销”课程,还尝试了大量运营手段,但最终销售成绩却令人难堪。“镇上不少做家具的都做了自己的电商平台,经营上表现也大多平平,我这个电商网站如今也就是家族生意里的一项小配套了。”
为何义乌小商品、南通家纺等三四线产业带的电商模式,纷纷成为行业“样板”之时,这些华南三四线城市的小电商平台,却每况愈下呢?

2 同样的产业电商,不同的运营理念

“有行业大咖说过,电商能背靠产业带最好,但不知为何华南这些产业带却养不活我们。”受雇于潮州一家不锈钢制品厂、担任电商运营经理的张明灏,是在去年初走马上任的。
他告诉市场君,这家不锈钢制品厂从2014年就开始自建电商团队,并在天猫、京东平台上都开了店铺。但在他入职之前,这个团队却长期处于“被批得最狠”的状态。
“看了之前的数据报表,有时候在电商渠道上的月销售额还不到2000元。”这让张明灏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在他看来,这样的营收状态基本可以关闭部门了。
经过一番了解之后,他才发现了门道:在潮州不锈钢制品的产业带中,自建电商部门却并不赚钱的企业很多,几乎每家传统企业都号称自建了互联网业务平台。
“这都是盲目追风造成的,各种电商团队、电商部门都快泛滥了。”张明灏强调,虽然大多电商团队不赚钱,但是从业者的工作压力却不小。
加班加点成了这些三四线城市电商从业者的常态,归根结底还是管理方式不当造成的。李明灏透露,以他参与管理的电商团队为例,之前工厂方面一直施加严格的KPI考核,号称要培养狼性团队。“管理层动不动就打鸡血,但在技能培训、绩效激励方面却舍不得投入,却常常抱怨广东缺少电商氛围。”
李明灏算过,光是2016年其电商团队的员工流动率就超过80%,从客服、运营到美工,几乎都是年内“大换血”。
而新加入团队的员工,管理层也只是一味的灌输“努力、奋斗”这类空口号、空思想。经营方面,一直没有专业的运营人员面向基层电商从业者传授相应的运营知识。而看似着急的老板,也不愿意输送员工到电商行业发达的江、浙地区取经学习。
“电商从业者也好,内部创业者也罢,都只有掌握了一些来自学校的很基础的电商知识。”曾在华南地区某职业院校担任电商导师的吴怡告诉市场君,他教受过的学生中,有不少刚回到三四线城市之后,就被企业的电商平台“委以重任”了。
没有任何实践经验、实战阅历的他们,每天都像无头苍蝇一样,在激烈的细分市场竞争中苦苦挣扎。为了实现高层所下达的KPI指标,从一个误区走向另一个误区。
“最终,销售的目标拖了一年又一年,最终依旧没能实现。”在吴怡看来,华南地区很多城市的传统企业思维保守,导致在投资、管理、自建电商团队时,不乐于让从业者、创业者试错,更难提鼓励创新。从企业高层就不愿意投入过多的成本磨炼队伍,更不愿意建立科学、合理的绩效激励机制。“这种一味靠高强度、高压力的管理经营方式,试图建立一支狼性的电商团队,结果自只能适得其反。“
或许,也正因为大量广东、福建等地区的传统企业,抱着电商业务“聊胜于无”的心态,让这里很多三四线城市的电商热潮,依旧在“活着“的状态延续下去。

3 作坊众多,低线城市电商培训却火爆


“一、二线(城市)电商创业热,三、四线电商培训火。”
提起电商的话题,在粤东地区创办了一家电互联网训机构的郑宏就刹不住闸。他告诉市场君,从2012年开始,全国各地掀起了电商创业热潮后,华南很多城市的电商培训市场就随之火爆起来。
电商培训这把“火”,一烧就是7年。如今,即便火势变得有点“虚”,但是在华南地区的很多低线城市,这依旧是一门好生意。再过一个半月,郑宏开办的电商培训班,又会有近50名学员毕业,走向各自的工作岗位。
“汕头的玩具、内衣,潮州的不锈钢、瓷器,揭阳的玉器、首饰,这些(产业)都需要大量的电商人才。”他笑着表示,华南尤其是粤东地区,个体工厂、商家比较多,机会自然也不少。
自从电商成为消费主流方式之后,不少当地的工厂主、私企老板,都希望能通过电商渠道让自家的产品“触网”,实现所谓的“互联网”转型。即便是街边的一家特色饼食店,也想要通过网购平台将商品卖向全国各地。
“心都很大,但行动很小。在这些三、四线城市中,不少企业的电商团队规模就只有两三个人。”郑宏告诉市场君,他曾见过澄海一家只有十多个工人的玩具小作坊,建立了一支两个人的电商团队,经营着一个通用模板的官方网站,和一个信誉只有一心的淘宝店。
几乎所有小作坊、小工厂的企业主,都不是很懂电商,但又非常想做电商。因此,他们需要大量外来的专业人才,正是这种需求让电商培训在三、四线甚至五线城市遍地开花。
“连中专、大专院校也都迎着风口,开办起了各种电商合作培训班。”据郑宏透露,在报读、参加电商培训的学员当中,有不少还是“厂二代”,肩负着家族产业的新希望。
郑宏表示,这些曾经与培训机构合作开办过脱产电商班的企业,有超过七成以上的电商部门至今仍然无法实现盈利,只能依靠传统的供应链渠道,“养”着并不赚钱电商团队及电商平台。他们一边要忍受着电商大品牌、大平台的冲击,一边要无奈地刷着“存在感”。
“因此,这样电商团队能开出的薪资、福利自然很低。很少听学员说有企业有为其上“五险”的,就别提“一金”了。”但与一、二线城市相比,这些三、四线的电商从业者、创业者也大多安于现状,毕竟低薪资对应的是三四线城市的低开销,生活成本很划算。
这样的低支出,与低线城市电商行业的“低薪资”现状,形成另一种平衡关系,让不少电商从业者勉强得以生计,继续从事着这一份与“得过且过”的工作。
【结束语】
传统企业抱着“聊胜于无”的态度,从培训机构、院校雇佣了一群“得过且过”的电商从业者,以“赶鸭子上架”的方式运营着一个“可有可无”的电商平台。
在汕头、潮州、揭阳、江门等很多城市,因为电商巨头向城镇、乡村的下沉,使得任何小作坊、小工厂都热衷于“触网”,不愿意放弃转型的机会。对于那些“厂二代”和创业者而言,电商似乎是必经之路,也是未来不被时代抛弃的关键。但似是而非、不愿投入的转型心态,又让这些华南地区的底线城市,始终游离于电商大潮的主流之外,在“末梢”呈现着一种“活着”的尴尬状态。这个结,一时难解。
参与讨论
网站地图 申博百家乐 菲律宾太城申博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
菲律宾申博在线正网官网 申博手机怎么游戏 菲律宾申博在线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真人登入
幸运大转盘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真人游戏
申博游戏 申博会员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官网
澳门新葡京赌场 保险百家乐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娱乐网